網站首頁    投資者教育    私募基金備案案例公示

私募基金備案案例公示

2022-04-26

 

案例一:提供“抽頁”備案材料

1.案例情況

近期,個別私募基金管理人在備案過程中存在材料造假行為,具體表現為:部分私募基金合伙協議或風險揭示書存在不合規內容需修改或補充,私募基金管理人為盡快實現基金備案,未通知投資者重新簽署,采取僅抽換合同修改頁并附上原簽署頁面的不合規方式,作為“新簽署”版本合伙協議再次提交。

2.案例分析

根據《關于加強私募投資基金監管的若干規定》第十二條、《私募投資基金管理人登記和基金備案辦法(試行)》第四條及《私募投資基金備案須知》第二十三條要求,私募基金管理人提供的私募基金備案材料應當真實、準確、完整,不存在任何虛假記載及誤導性陳述。上述案例中,個別私募基金管理人在備案過程中提供抽頁虛假材料,在投資者不知情情況下修改合伙協議內容,不僅涉嫌欺詐投資者,亦涉嫌向監管自律部門報送虛假材料。針對此類私募基金管理人,協會已退回要求整改,并對造假違規私募基金管理人采取自律措施。

案例二:構造募集完畢假象,備案“殼基金”

1.案例情況

近期,部分私募證券基金管理人存在備案“殼基金”行為,具體表現為:私募基金管理人同期批量提交多只私募基金備案申請,多只私募基金均為同一投資者(如為同一自然人或私募基金管理人管理的其他私募證券基金),且實繳到賬金額極低,該投資者在私募基金備案通過后,短期內贖回私募基金份額,此后私募基金管理人才開始向真實投資者進行募集。

2.案例分析

根據《私募投資基金備案須知》第十條規定,私募基金管理人應當在募集完畢后申請私募基金備案,并簽署備案承諾函承諾已完成募集。上述案例中,私募基金管理人違反《私募投資基金備案須知》要求,并未募集真實投資者資金即提交備案。針對此類情況,協會已在備案環節通過退回詢問私募基金管理人相關私募基金投資者是否為真實投資者等方式,要求私募基金管理人向真實投資者募集完畢后再提交備案,引導私募基金管理人合理、合規展業。后續,協會將持續關注并規范備案“殼基金”行為,對于“殼基金”備案不予辦理,對于頻繁提交“殼基金”備案且拒不整改的私募基金管理人,視情況采取自律措施。

案例三:募集監督協議內容不符合《私募投資基金募集行為管理辦法》要求

1.案例情況

私募基金管理人A提交私募股權基金B備案申請,私募基金管理人與募集監督機構簽署募集資金三方監管協議。協議中明確,私募基金管理人與募集監督機構共同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票據法》、《支付結算辦法》、《人民幣銀行結算賬戶管理辦法》,未提及《私募投資基金募集行為管理辦法》。此外,協議約定募集監督機構僅承擔協議項下明確約定的形式審核、出具對賬單、通知、配合調查義務,除此之外均不承擔任何責任。

2.案例分析

根據《私募投資基金募集行為管理辦法》(以下簡稱《募集辦法》)第十二條、第十三條規定,募集監督協議應當具備以下內容:一是明確募集結算資金專用賬戶用于統一歸集私募基金募集結算資金、向投資者分配收益、給付贖回款項以及分配基金清算后的剩余基金財產等,確保資金原路返還;二是明確對募集結算資金專用賬戶的控制權、責任劃分及保障資金劃轉安全的條款,募集監督機構應當按照法律法規和賬戶監督協議的約定,對募集結算資金專用賬戶實施有效監督,承擔保障私募基金募集結算資金劃轉安全的連帶責任。

上述案例中,私募基金管理人與募集監督機構簽署的監管協議未體現以上內容,且募集監督機構僅履行形式審核義務,并未按照《募集辦法》要求履行募集監督義務,不符合《募集辦法》要求,已退回要求私募基金管理人與募集監督機構溝通,重新簽署募集監督協議。

案例四:普通合伙人與私募基金管理人關聯關系弱

1.案例情況

私募基金管理人A提交私募股權基金B備案申請,私募基金普通合伙人為C,屬于普通合伙人與私募基金管理人分離情形。關于普通合伙人與私募基金管理人的關聯關系,私募基金管理人A表示,普通合伙人C出資人(控股股東)D女士為私募基金管理人清算部負責人,在私募基金管理人擔任關鍵崗位職務,滿足關聯關系要求。

2.案例分析

為防止私募基金管理人通道化且出于保證私募基金治理一致性及運行穩定性的考慮,協會要求合伙型私募基金普通合伙人與私募基金管理人分離的,應存在關聯關系。此處關聯關系指根據《企業會計準則第36號—關聯方披露》一方控制、共同控制另一方或對另一方施加重大影響,以及兩方或兩方以上同受一方控制、共同控制或重大影響的,構成關聯方。此外,如普通合伙人系由私募基金管理人高管團隊及實際控制人、法定代表人出資情形,同樣認定存在關聯關系。上述案例中,D女士并非私募基金管理人高管,崗位亦為清算部負責人,不滿足實際控制人或法定代表人出資要求,已退回要求私募基金管理人整改。

案例五:基金投基金,期限錯配

1.案例情況

私募基金管理人A提交私募股權基金B備案申請,基金到期日為2030年3月。私募股權基金B的其中一名投資者是已備案私募股權基金C,私募股權基金C到期日為2024年12月,早于私募股權基金B的到期日,存在期限錯配問題。

2.案例分析

根據《私募投資基金備案須知》第十四條規定,私募基金管理人不得存在短募長投、期限錯配、分離定價、滾動發行、集合運作等違規行為。因此,私募股權基金、創業投資基金投資其他封閉式資產管理產品(含私募基金)的,應堅持私募基金和投資者相匹配原則,關注本基金存續期是否覆蓋所投資產管理產品存續期。上述案例中,上層私募基金的存續期限短于下層擬備案私募基金存續期限5年左右,在封閉式私募股權基金投資運作管理過程中,易引發流動性風險,損害投資者權益。因此,協會已退回要求私募基金管理人整改。

案例六:管理人出讓投資決策權成為“通道”

1.案例情況

私募基金管理人A提交合伙型私募股權基金B備案申請,該私募基金設置雙執行事務合伙人結構,分別為私募基金管理人A以及未登記機構C。根據合伙協議職責劃分,機構C負責委任投資決策委員會委員、制定投資決策委員會議事規則、篩選投資項目并進行投后管理。同時,機構C將收取部分基金管理費。

2.案例分析

首先,根據《關于加強私募投資基金監管的若干規定》第三條規定,未經登記任何單位不得進行私募基金業務活動;根據《私募投資基金備案須知》第三條規定,私募基金管理人應當按照誠實信用、勤勉盡責原則切實履行受托管理職責,不得將應當履行的受托責任轉委托。上述案例中,機構C并未登記為私募基金管理人,不具備管理私募基金的資質,但根據基金合伙協議約定,機構C控制私募基金投資決策委員會,負責篩選投資項目、進行投后管理,實質上管理私募基金;原私募基金管理人A出讓投資決策權,將應當履行的受托責任轉讓他人,成為非登記機構開展私募業務的“通道”,違反《關于加強私募投資基金監管的若干規定》及《私募投資基金備案須知》要求。

其次,基金管理費為私募基金管理人從私募基金中收取的固定費用,用于覆蓋私募基金日常開支和私募基金管理人的基礎運營成本,為私募基金管理人項下的專屬費用科目,其他執行事務合伙人不得以“基金管理費”名義收取相關費用。上述案例中,機構C作為非私募基金管理人收取基金管理費,違反基金管理費僅可由私募基金管理人收取的要求。綜上,協會認為上述私募基金不符備案要求,已對其不予備案。

 

欧美日本一区二区